青阳淼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7(上)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骚乱?”


安倍晴明微微挑眉,随即面色严肃了起来:“方便告知一下是什么程度的骚乱吗?”


阴阳师喝了一小口茶,他语调不疾不徐,声音平和:“大概是整个都城都能看见的那种吧。”


看见阴阳师这样,安倍晴明反而不担心了。他又拿起酒壶给自己的酒盏里添了些酒液,他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您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也没什么。”阴阳师放下了茶碗,刷的一声打开扇子,遮住自己下半张脸,安倍晴明只能看见一双弯弯的紫瞳,阴阳师道:“不过是从一个奇妙的组织那里接受了一个很有趣的委托罢了。因为太有趣了,我需要去高天原找些知情的探探口风。”


“哦呀?”因为之前的小酌,安倍晴明的眼角带了微微一抹薄红。带着那抹薄红,眯起了眼睛,就好像他已经醉了一般。


“很好奇?”阴阳师问。


“好奇当然是好奇的。”


“你不问我?”


“您想说当然会说的。”


“啊呀,你可真是狡猾啊。”


“哪里哪里。”


加州清光坐在阴阳师身后,看着含笑玩“你猜我说不说”和你猜我猜你说不说“的两个人,觉得……


#都那么大年纪了能不能成熟点?你们面前还有个刚出生三天的宝宝[手动再见]#


更何况,虽然两个人颜值都爆表,可是就这对着笑的样子,加州清光觉得不管是神秘满点的阴阳师还是有白狐传说的安倍晴明,看起来比妖狐都像狐狸_(:з」∠)_


阴阳师到底是年纪轻,也或许他本来就想告诉安倍晴明也未可知。


“他们自称来自未来。”


“未来?”安倍晴明来了兴趣,他放下了酒盏身体微微前弓,摆出了一副聆听的样子。


“可不是。”


“那您认为呢?”


“是与不是,总要自己去看过才知道。”阴阳师道,“但我也不喜欢打无准备的仗。虚实要探,自己也不能折里头啊。”


“所以您……”


阴阳师露出了羞涩的表情:“我毕竟涉世未深,见识不足。”


意思是他要找外援,去抱大腿了。


安倍晴明看着阴阳师,表情微妙。


他决定不为难自己,换个话题。


“关于您说的骚乱一事,能否告知个具体的时间?”


阴阳师想了一下,道:“顺利的话,今晚。不顺利的话,明晚。”


“既如此。”安倍晴明站起身来,“那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阴阳师表示理解,但还是调笑道:“我本以为能蹭上一顿午饭的。”


“我倒是有心留您,可是时间不等人啊。”安倍晴明说着眨了眨眼,“等到博雅带来香鱼的时候,我必定去邀请您。”


“那可就说定了。”阴阳师笑着回道。


临走前,天一还拿了些果子给阴阳师,她说,“这是我最近研究出来的新配方,殿下您带回去尝尝吧。”


阴阳师笑着收下了。


离开安倍晴明府邸后,阴阳师和加州清光再次走在京郊的小路上。


和清晨不同,太阳已经慢慢升起来了。阴阳师和加州清光穿的还是全套的狩衣,虽说二者都非常人,这种程度还不至于热的受不住,可就是感觉别别扭扭的,不太舒服。


而从安倍晴明的府邸到伏见稻荷神的神社,这其中还是有些距离的。一想到还要保持着这种别别扭扭的状态好一阵,阴阳师就特别不开心。他又是从来都不委屈自己的人,随手画了个传送门,就拉着加州清光传送到了稻荷神领地最外侧的结界处。


加州清光、加州清光并不想说话。他觉得自己只要记得审神者无所不能就行了_(:з」∠)_


阴阳师和加州清光一踏入结界,就看见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的小姑娘站在鸟居的柱子旁。见到阴阳师出现在结界内,她立马就哒哒哒的跑过来,仰着头望着阴阳师:“得知您要到来,宇迦大人早早就吩咐我来这里迎接您啦!”


阴阳师看着小女孩的面具想了一会,不确定的道:“你是……萤?”


小女孩表现的很高兴,她说,“您还记我?”


阴阳师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道:“你是总站在宇迦右面的小狐狸吧?”


“对的对的!”小女孩嘭的一声变成了个白色的小狐狸,她甩着毛绒绒的大尾巴,一蹦一跳的给阴阳师带路,“为了迎接您的到来,宇迦大人可是精心准备了好多好多料理呢!”


“啊呀,这可真是及时雨。”


“那您可一定要多多品尝啊!对于您的到来,宇迦大人真的非常高兴!”


“哈哈哈,会的会的。”


加州清光跟在阴阳师身后,整振刀都是木的。


安倍晴明叫阴阳师殿下,还可以解释为阴阳师是皇族宗室。可是连稻荷神中的主神——宇迦之御魂神的神使都称阴阳师为殿下的话,那阴阳师的身份该是多么恐怖啊。


加州清光不禁动摇了起来。


既非名家锻造也非传世之宝。像他这样在时政一抓一大把的刀剑付丧神,真的有资格站在阴阳师身边吗?


阴阳师就好像身后长了眼睛一样,嘴上还和小狐狸聊天,右手却牢牢地抓住了,不知什么时候退到他身后的加州清光的手,牵着他的手让他和自己并排行走。


趁着小狐狸蹦着带路没注意身后的时候,阴阳师低头凑了过去,说话间温热的气息轻轻的拂过加州清光耳廓,阴阳师呢喃道:“你露出那样表情,我是会心疼的。”



========

ps:我的各种设定终于要开始一一的往外写啦!【撒花】

清光突然低落是因为安倍晴明和神使都称阴阳师为【殿下】。有时候看见一些翻译里将【殿(どの)】翻译为【殿下】,虽然不严谨的说,翻译成殿下也没什么问题_(:3 」∠)_但是这里我提到是因为按照我的设想里,安倍晴明和稻荷神使称呼阴阳师用的是【殿下(でんか)】这个发音,这个单词的意思就独属于皇室等的身份敬称了。

就是稍稍的,给阴阳师的身份揭开点小缝缝(*'ω'*)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