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阳淼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1)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春日 晨 



檐下的风铃在风的带动下,发出了叮铃叮铃的响声。

“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呢。”


廊下躺在桃花妖腿上的阴阳师这么说着。


“是呢。”桃花妖轻柔的梳理着阴阳师的发尾,应和着。


“悠闲的时光真是短暂啊。是吧?苍。”阴阳师对走过来的妖狐笑道。


妖狐看见膝枕的对象,瞬间捏紧了扇子,差点把风刃打出去。


他唰的一声打开了扇子,挡住了下半张脸。露在外面的眼睛水波盈盈,眼睫一颤,好像要落下泪来。


“小生的皮毛,已经不受您喜爱了吗?”


#大早上就是修罗场呢,阴阳师大人#


阴阳师欣赏了一会儿美人泫然欲泣的姿态,才开口道:“虽然是不请自来的客人,但是让人家等太久还是不好的。”


阴阳师坐起来,回头说:“桃,去准备接待事宜吧。”


桃花妖笑着点头,“好的,我这就去准备。”


桃花妖的身影渐渐隐去,只有地板上的两三片桃花瓣证明她刚刚在这里。


阴阳师对妖狐招了招手,他眼睛一亮,小跑到了廊下,手一撑,就把自己埋在了阴阳师的怀里,身后的大尾巴甩呀甩的。


“您为什么不找小生呢,小生的膝枕肯定比她舒服啊,草木之精有什么好的呀。”


阴阳师拎着他的衣领,把他从自己怀里拉了出来,又揉了揉妖狐的耳朵,笑着往妖狐身上插了一刀,“你的皮毛太热了啊。不要撒娇了,看好你和我的体型差,以后再在我这种姿态的时候冲过来…苍,你第五条尾巴还是不要要了。起来,跟我去换下衣服。”


妖狐撇撇嘴,拉长了声,“知道啦~”


他又疑惑道:“不过是这种小角色,需要去换衣服吗?”


阴阳师抬起手,红色的和服衣袖遮住了脸颊,笑眼弯弯,他说,这个形态可不能让外人看见呢。


“那您今天是要穿狩衣吗?”妖狐的眼睛都要放光了。


阴阳师勾了勾嘴角,“是呀,狩衣穿起来很麻烦呢。所以,苍……”


妖狐表示自己会乖乖的,绝不捣乱。


……


时之政府人员a先生觉得这里…好吓人啊!


审神者虽然五花八门啥人都有,但是直面这么多妖怪他还是第一次啊。他终于知道科长和副科长为什么是那样怜悯的表情了。


#妈妈,我想回家QAQ#


在樱花妖第三次给他上和果子的时候,他颤颤巍巍的举起手,小声发问:“那个,阴阳师大人…?”


#今天是没有空吗QAQ我可以先回去的QAQ真心的你们放我走吧,大不了我回去就辞职QAQ#


心中虽有千般言语,但是A先生怂啊,A先生不敢说QAQ


别问他为什么这么怂,你来你也怂啊!这个房间里七八个妖怪,全都是大!妖!怪!级!别!的!啊!!!


谁不怂啊!!!


就在A先生想要找个借口先跑再说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脚步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A先生一回头就看见一身公家装扮的阴阳师。


还没等细看就被一道风袭“pia”的一声拍在地上,脸着地。


“无理之人,吾主容貌是你可以直视的吗!”


阴阳师有些无奈的声音响起,“大天狗……”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的式神把我hai地上了你就这个反应???


a先生心里苦,但a先生不敢说QAQ


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的a先生,双手交于额前,重新跪伏在地,行了一个大礼。


“冒昧打扰,真是万分抱歉。在下是时之政府暗黑本丸处理科第三席,代号A。我等微末之身前来打扰阴阳师大人,实在是万不得已,烦请阴阳师大人暂听我等苦衷,再做惩罚。如大人允诺,我等深表感谢。”


“哦 ?”阴阳师的声调有些上扬,“说来听听。”


看不见阴阳师表情的A先生只能硬着头皮,保持着跪伏在地的姿势,把那个暗黑本丸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那个本丸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如果大人您稍有兴趣的话,在下这里还有更详细的资料。”


阴阳师看着跪伏在地的A先生,右手拿着蝙蝠扇在左手上轻轻的拍打着,打量着A先生。


A先生很紧张,从他不时动一下的手指能看出来。


扇子的敲打声,停了。


“まぁ、そんな慌てなくでもよい。”阴阳师笑着说,“先に座れ。”


“非常感谢您对于我等失礼之处的宽宏大量。”


终于能从地上爬起来的A先生,在心里默默鞠一把泪,真是太不容易了。


这回他全程低头,从政府给他配备的空间道具里拿出了一叠资料,放在面前,往前轻轻一推,“这是那座本丸现有的刀剑付丧神和前六位审神者的资料,请您过目。”


“啊,资料就不必看了。”阴阳师说,“不如来谈谈,我为什么要帮助你们呢?”


“退治成功后,这座本丸里面的所有刀剑都将归您所有。虽然只是区区付丧神,对于增强您的实力并没有什么用处,好在这些刀剑化形还算可人,若能随侍您左右,作为景色,还是能担任的。”


听见这话妖狐就炸了,顾忌着阴阳师在场,不能动手,眼睛一直阴测测的盯着A先生,脑内早已经是各种不可直视的血腥画面了。


本来在樱花树上闭目小憩的般若听到这话,也嗤笑了一声。


他从树上落了下来,森冷刺骨的杀意和沉重粘稠的恶意牢牢地锁定在A先生身上,他说:“那些…真的很美吗?”


阴阳师饶有兴趣的看着A先生在般若的恶意下瑟瑟发抖。欣赏完了之后他才出声:


“好了,绯。对于客人怎么能这么粗暴呢?青行灯他们也该快回来了,你去看看吧。”


般若沉默的行了一礼,转身的时候和阴阳师身边妖狐对视了一眼。


阴阳师不在意式神间的暗流涌动,他对A先生说:“退治以后,那里的付丧神自然是我的东西,你用我的东西来作为我的报酬,这可不可取啊。”


A先生现在只想活着回到时之政府,完全不想用什么谈判技巧,直接就抛出了政府给的底线:“只要您出手退治,不仅是这个本丸里的所有付丧神,就连召唤这些分灵付丧神的最初物品——那些国宝刀剑。作为报酬,您也可以选一振带走。”


“只能选那些付丧神的本体吗?”阴阳师问。


“是的。不知您看上了那一振?”A先生感觉他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哎呀呀,那可就麻烦了呢。”阴阳师笑着说,“我啊,想要的是热田神宫那一柄呢。”


“是太郎太刀吗?”A先生问。


“不是哟~”阴阳师笑的很开心,“是天丛云剑。”


A先生:绝望.jpg


大概是压力到了一定程度,A先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源大人,这个!我们真的做不到啊!”


阴阳师也彻底笑出了声,“哈哈哈,好吧好吧,不为难你了。这个委托我结接下了。抬起头也可以哟~”


A先生战战兢兢的抬起头,就看见阴阳师冲着他眨了下眼,“放心吧,这些孩子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不要怕。”


A先生:阴阳师大大是天使!


好像瞬间有了底气一样,A先生将初始刀的资料铺在地上,向阴阳师询问道:“大人您希望哪振刀做您的初始刀呢?”


“嗯……就加州清光吧。”


“您为什么会选他呢?”A先生不解,“他的数值并不是最出众的啊?”


“嗯?这个嘛……”阴阳师用灵力引导出付丧神的身形。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河原之子……”刚刚现形就被一屋子的强大气息一压,差点哭出来的加州清光,颤颤巍巍的说完了自己的后半句台词,“难以上手……不过……性、性能一流哦QAQ”


黑发红眸的付丧神拽着自己的衣角,看向阴阳师的目光里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求助意味。


阴阳师站起身,走到付丧神的身前,抬手轻抚上他的脸,注视着那带着些微水光的红色眸子,含笑道:“真是可爱的孩子~”


加州清光:炸成烟花.gif


众式神:日哦,好气哦。






ps:1终于写完了_(:з」∠)_是的,我的男婶就是这么个整天快活的生活在修罗场里的存在。恶趣味十足_(:з」∠)_

顺带一提,那两句日语翻译过来是,不要那么慌张,先坐下吧。

没写汉语的原因是,这两句话用日语说实际上…很有时代剧的感觉😂就是那种公家对臣下说的那种,私心就写了日文的😂

评论(28)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