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阳淼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2)下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晚上的事情妖狐会来告诉你怎么做的,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就先走了,我还、还有些别的事情。”

  本来还在看屋子内摆设的加州清光,赶忙向姑获鸟行了一礼,“您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吧,接下里的我自己看就好了,您先去忙吧。”

  “那我就先走了,一会儿妖狐会过来的的。”姑获鸟匆匆离开了。

  加州清光就坐在屋子里等啊等。

  妖狐就是没来。

  阴阳师也没回来。

  看着屋外已经爬上树梢的月亮,加州清光心里有点惴惴不安。

  “警觉性还真是差啊。”

  加州清光瞳孔一缩。

  刀瞬间刺向声音的出处。

  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呵。”

  妖狐从檐下的阴影处走了出来,左手的食指和中指还夹着加州清光的刀锋。

  微张的扇面挡住了妖狐嘴角的冷笑,他看着付丧神的眼神就像看什么污秽的东西。

  “太弱了。”他说,“这么弱的你是靠什么迷惑那位大人的呢?”

  他压下加州清光的打刀,用扇柄描绘着付丧神的轮廓。

  “是这如墨一样的发吗?”

  扇柄慢慢移动到付丧神的眼眸处,他说,“是这晶莹的赤色眸子吗?”

  “还是……”扇柄移动到付丧神的咽喉处,又轻轻上挑,赤瞳的付丧神不得已随着这力量,微微的抬起了头。

  银发的妖狐勾起了嘴角,金色的眸子里盛满了森冷的杀意,可他说话的语气还是那样不紧不慢,就像是在评价一件艺术品。

  “还是……这楚楚可怜惹人怜爱的表情呢?”

  好强。

  这个银发的妖怪好强。

  动一下啊!动一下啊我的身体!

  明明想要挥剑,想要斩断。可是付丧神的身体却宛如雕塑般,连颤抖一下都做不到。

  妖狐欣赏的看着,他手下猎物眼中的挣扎,和脸上的迷茫。

  啊啊~这样看来……还真是惹人怜爱呢。

  妖狐的身后传来了沙沙的响声。

  妖狐没有回头。

  他知道是谁来了。

  “不要做得太过分了,苍殿。”

  青色的蛇尾划过草地,伴随着沙沙的声响,人身蛇尾的女子出现在付丧神的视线中。

  “您也是一样的恶趣味呢,苍殿。”她这样说着。

  妖狐轻笑了一下,松开了夹着刀锋的左手,“小生以为您应该是能理解我的呀。”

  展开的扇子遮住了妖狐的表情,只露出一双森冷的金色眸子,他的语调像是吟诵和歌一样优雅。

  “何故なら……貴方様はあんな原因で、”他露出了一个恶意满满的笑容,“その化け物のような姿になりましたよ。”

  “貴方様なら、ご理解いただけますよね。”

  “理解できませんよ、蒼殿。”蛇尾女子——清姬这么回答道,“您浪费太多时间了,这样下去教导新人的时间可就不够了。还请您……谨记您的职责。”

  妖狐猛地合上了手中的折扇,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清姬:“你可以退下了,静留。”

  清姬反而笑了出来,“苍殿,事到如今,您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嫉妒心,妾身才感到惊讶呢。”

  “退下。”

  清姬瞥了一眼站在一边,手指轻轻发颤的加州清光,她问,“想必您已经决定履行职责了,妾身便退下了。”

  伴随着蛇尾划过草地的沙沙声,清姬离开了。

  妖狐顿感无趣,他撤去了压迫在加州清光身上的妖力,对着靠拄着自己本体才没能跪在地上的付丧神说,“跟上。”

  ……

  宴会厅

  “源大人,您打算什么时候前去赴任呢?”

  酒过三巡,A先生向阴阳师询问。

  “嗯……”阴阳师打了个哈哈,“不急不急。先……让他学习学习吧。“

  “学习……?”A先生醉眼迷蒙的重复道。

  阴阳师对鬼女红叶使了个眼色。

  鬼女红叶碎步走到A先生身旁坐下,举起酒盏娇笑道:“再饮一杯吧,这可是难得的佳酿。”

  趁着A先生被鬼女红叶灌酒的时候,阴阳师带着妖琴师离席了。

  走在前往寝殿路上的阴阳师手执折扇,轻轻的敲打着手心,仿佛漫不经意般,他问妖琴师,“你说,苍会对阿清做什么呢?”

  跟随在阴阳师身后的妖琴师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您真是一如既往的恶趣味。”他说,“明明您的心不在这里任何一个人身上。”

  “哈哈哈。”

  当阴阳师站在寝殿外时,他遥望天边的明月。

  对妖琴师说:“悠月呀,这世间如此无趣,如果不这么恶趣味一下,要怎么才能面对这残酷的世间呢?”

  妖琴师目送阴阳师进入寝殿,直到纸门合上。

  他微微偏头面向拐角处,“你在那里做什么呢,苍。”

  妖狐身形隐在阴影内,看不清面容,他的语气阴沉极了,“……你是来嘲笑我的吗。”

  “怎么会。”妖琴师摇头道,“你明明知道不会有结果的。”

  妖狐从阴影中走出来,月光下那张美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越过妖琴师,走到寝殿左边的房间,拉开房门。在要进去的时候顿了一下,还是什么也没说。

  妖琴师望着紧闭的纸门,叹着气摇头离开了。

  ……

  寝殿内

  加州清光躺在被褥里,眼睛盯着天花板,脸上一片空白。

  妖狐的话还回响在耳边。

  【这么弱的你,真是除了皮囊就一无是处了呢。嘛,你这副皮囊要是能让那位大人开心的话,也还算有些用处吧。】

  【怎么取悦那位大人,想必以你这种出身是很明白吧。】

  如果他乖乖的听话,让审神者大人开心的话,审神者大人就会喜欢他了吗?

  付丧神听见了渐渐清晰的脚步声。

  还有纸门开合的声音。

  审神者大人过来了。

  他已经好好的听话了,审神者……

  “阿清。”

  在被褥下的手指紧张的抽搐了一下。

  他开口:“SA……”

  阴阳师的手指轻轻点在付丧神的唇上,制止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

  付丧神眼前一黑,有非常柔软的触感落在额头上。

  他后知后觉的感觉到,审神者这是给了他一个晚安吻吗?

  付丧神伸出手抓住了阴阳师的袖角,对正在脱掉繁琐装束的阴阳师小心翼翼的问道:“……是……现在开始侍奉您吗?”

  “侍奉?”阴阳师笑出了声,也不继续和衣服战斗了,他问付丧神,“苍是怎么和你说的?”

  付丧神脸色一白,跪坐在阴阳师身旁,低着头小声的重复了一遍妖狐的话。

  “还真是像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呢。”阴阳师笑着说,“不过某种程度说的也没错就是了。”

  他抬手揉了揉付丧神的头,笑着说:“不过侍寝什么的……哈哈哈,那只是字面意思啦。阿清你没发现寝具是两套吗?”

  “诶?”加州清光猛地抬起头,“不、不需要我……”

  阴阳师笑道:“我只是喜欢身边有人陪伴而已。不过我晚上的睡姿可能不太好,你要包含一下啊。”

  加州清光蹭了蹭阴阳师的手,他红色的眸子反射着烛光,眼睛里就好像有星辰一样。

  他用一种孺慕混合着爱慕的眼神注视着阴阳师。

  他说,

  “只要是您的话,怎么样都好。”

  阴阳师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好孩子。”





ps:

1.我不是说了不要污嘛。
2.关于妖狐和清姬的那两句日语台词…是我瞎瘠薄写的😂可能有语法错误我日语语法相当烂😂
付翻译:“要说为什么的话……毕竟您是因为那样的原因,”他露出了一个恶意满满的笑容,“才变成这样怪物的姿态啊。”
“如果是您的话,一定是会理解的吧。”
“理解不了呀,苍殿。”
这里捏它的是清姬这种妖怪出现的原因。
3.因为突然一百粉了,为了回报大家的爱,码出了能单独当一章用的下…
4.阴阳师虽然是个雏,没肏过式神也没被…过,但他是个渣。一个享受修罗场的渣。
5.明天…啊不,应该是今天了,很可能没有更新😂

6.差点忘了一个,妖狐为什么辣么强?

回答:因为加州清光只有lv.1啊😂妖狐都六星满了好嘛😂夭寿啦!满级大号去欺负一级菜鸟啦!…嘛,要是加州清光95级以上的话,也不会憷妖狐。

7.实际上关于昵称还是有个梗的2333

加州清光(かしゅうきよみつ)—清光( きよみつ)—阿清(おきよ)

如果有人看过《大奥》的话,相比就能理解这个梗了2333

*比如大奥反转里万小路有功被将军取名阿万23333



评论(2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