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阳淼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3(下)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作为时之政府一份子的A先生,对于“神”这种存在,内心实际上是很矛盾的。


在他还是普通人的时候,他觉得“神”这种存在高不可攀,是需要仰望的存在。


在他成为时之政府之后,他觉得,“神”这种存在——


【也没什么嘛。】


毕竟这些“神灵”是倚靠人类的灵力才能出现于人世,没有人类提供灵力的话,和一件死物没有区别。这样的存在与其说是神灵,不如说是空有神灵名头的,人类的“仆从”罢了。随着和付丧神与审神者接触越多,A先生就越觉得“神”这种存在没有什么大不了。


然后A先生在阴阳师这里被打了脸。


“‘神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真是大胆的心声呢。”阴阳师的声音还是那样不紧不慢。


但是被捆绑着跪伏在庭院石子地上的A先生,全身已经被冷汗所浸湿了。


是他大意了。


明明课长和副科长有好好嘱咐过这位的危险性,他却因为阴阳师不过是个不存在于历史上的古人而大意了。现在更是被阴阳师抓住了对于神明不敬的马脚……不管怎么样,现在还不是放弃的时候,活下去回到时之政府才是最重要的。


坐在阴阳师右下方次席的鬼女红叶抬起手,浓蓝色的衣袖挡住了下半张脸,她曼声道:“您有什么想解释的吗?时之政府的A先生——三谷直弥先生。”


“!!!”A先生心神剧震。


阴阳师为什么会知道他的真名?是灌醉他之后才知道的还是在这之前?如果是之前的话,那么阴阳师是什么渠道得知的?对于时之政府的计划他们知道多少?一瞬间他心中无数个想法翻滚着,最终沉寂下来。


他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把得到的情报回报给政府。


打定主意的A先生——不对,是三谷直弥先生——更加谦恭的跪伏于地,他声音诚恳的道 ,“在下不过是个愚昧的凡人,对于超出我等无法理解的存在,总是会有一些愚蠢的臆想。想来我等囿于眼界的想法,在您看来不过是井蛙言海夏虫语冰。妄议神明确为大不敬之举,在下知己身罪无可恕,然……蜉蝣之躯朝生暮死,所见仅于眼前,如管中窥豹。基于如此……”


“请求大人,放小人一条生路。”


“你的意思是不知者不罪?”阴阳师笑了一下,“倒也不是不可以……关于昨天那份契约——”


“就按照大人的意思修改即可。”


“哎呀,这多不好意思。”阴阳师刷拉展开扇子,挡住上挑的唇角,“三谷先生,合作愉快。”


经过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之后,三谷直弥身心俱疲的离开了阴阳寮,回时之政府复命去了。


……


“您找我吗主人?”


“阿清你来了啊。”阴阳师冲着加州清光招招手,“来来来,快过来,看看这个。”


加州清光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快步走到阴阳师身边,坐了下来。


阴阳师笑着举起手中的东西,那是一个金色的球状体,半透明的晶体里还能看见有个蜷缩在里面的生物。


加州清光惊讶道,“这不是狐之助吗?为什么会在这里面?”


“阿清你对狐之助这个东西了解多少?”


“就是帮助审神者管理本丸的……吧?”加州清光不确定道。


“我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阴阳师颠了颠手里的圆球,“直到我发现它想要把资料传回时之政府。”


“有哪里不不对吗?”加州清光不解。


“有哪里不对?不对的地方大了。”阴阳师冷笑道,“随时随地的收集情报并且把情报输送回去……阿清,你知道木马吗?”


加州清光神色一凛,“您的意思是时之政府想对您不利吗?”


“这还没法确定,不过已经可以确定不是善意了。既然先出手了,那就不要怪我做的过分了。”


阴阳师猛地合上手里的扇子,冲门外喊道,“乐罗在吗。”


“在的哟~!”小小的山兔嗖的一声就出现在了门外,“您有什么吩咐吗?”


“最近几日我要出去,寮内日常任务停止,你们在寮内待命,明白了吗。”


“好的,我这就去通知大家!HOLAHOLA——”


“阿清,明天开始你随我出门拜访。”


“遵命。”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