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阳淼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4(上)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入夜。


白日的喧嚣渐渐沉寂,寮内大部分的式神都进入了休息状态,除了——


某些。女性。式神。


白狼紧张的拽了拽衣角:“那个……凛凛蝶,这么做真的没问题吗?”


萤草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她安慰白狼,“放心啦镜桑,我这个摄像头装的很隐秘啦。”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白狼的脸通红,“我、我是说,我们这么……偷窥源大人的夜生活……”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啊_(:з」∠)_


三尾狐轻笑着宽慰白狼,“镜桑,不要担心。”


“可、可是——”


青行灯拍了拍白狼的肩膀,“是啊,放心吧镜桑。而且……”


“以源大人对寮空间的掌控力——”


萤草接了下句,“——摄像头的存在源大人早就知道了。”


白狼:!!!


没想到源大人竟然是这样的源大人!


白狼忽然觉得监视器里的画面更难以直视了——


您到底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在明知道有摄像头的情况下还恶趣味的对一个男孩子做这种事情啊!!!


摄像头的另一边。


用蜡烛照明的室内光线明显不足,蜡烛的火苗因为气流的细微流动而闪烁。


加州清光趴在床褥上,身上没有穿衣服,上身就那么赤裸着暴露在空气中。他咬着被角,把脸埋在枕头里,手指将身下的床褥都抓的起了皱。


阴阳师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他细碎的呻吟。


昏黄的烛光照在他的背上,让他原本白皙的背部染上了蜜色的光彩。


早春夜晚的空气本是微凉的,可加州清光的背上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阴阳师的手指点在他身上的时候,他的身体向上弹了一下。手指从加州清光的颈部开始,沿着脊椎慢慢的向下移动,微微汗湿的脊背抚摸起来有一种温润的手感。


手指停留在加州清光的腰窝。


阴阳师感受着指下微微颤抖的身躯,轻笑着诱哄道:“就快好了,再忍忍。”


付丧神没有回话,只传出了几声暧昧不清的呻吟。


阴阳师不以为意,动作不停。


付丧神原本细碎的呻吟突然拔高,整个人的力气一下就卸了下去,只能听见剧烈的喘息。


阴阳师把原本盖在付丧神臀部的被子拉到他肩膀的位置,然后一个使力把加州清光裹紧抱了起来。


被公主抱的加州清光,用力的喘匀了气息,“源……源大人……”


“嘘——”阴阳师低头吻了吻加州清光的额头,笑道,“乖孩子,接受灵力很累了吧?先不要说话,歇一歇,我带你去泡一下温泉,不然明天你起不来的。”


加州清光也实在是累坏了,他点了点头,就闭上眼睛靠在阴阳师颈窝那回复体力了。


阴阳师撤去了四周的结界,桃花妖早就在门外等候了。


“新的寝具麻烦你了,桃。”


桃花妖笑着表示,这是她的职责之一,不算什么。


阴阳师笑了笑,在快要跨出门的时候才像想起什么似的,瞥了一眼屋内某个角落,然后对桃花妖道,“这么晚了,小孩子也该睡觉了。”


桃花妖笑道:“我会去传达的。”


“麻烦你了。”


“哪里。”


另一边。


白狼现在整只狼都很方。


特别是在阴阳师看向摄像头之后就更方不成圆了。


屋内的其他式神倒是都很淡定,萤草还有心情接着安慰白狼,“放心啦镜桑,这个摄像头已经装好久啦,源大人要是真的生气,现在摄像头怎么可能运转自如啦。安心安心。”


白狼觉得她一直可能认识的可能是假阴阳师。


#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阴阳师#


等等,以前……?


白狼艰难的发问,“凛凛蝶……以前……是指……?”


难道阴阳师这不是第一次掉节操了吗?!


三尾狐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道:“这是当然啦!第一次就是我那个笨蛋弟弟去夜袭啊!啊……对了,那时候镜桑你还没来呢。我跟你讲,苍他啊——”


白狼严肃认真的拒绝了新大门的打开,她道:“美夜子殿,时间不早了,我先去休息了,失礼了。”


然后她就快快的,快快的跑没影了。


三尾狐眨了眨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萤草道:“镜桑意外的纯情呢。”


萤草骄傲道:“正是因为这样,镜桑的弓箭才是那么耀眼啊 。”


“啊拉~”三尾狐有些意外,“我以为你……”


“镜桑现在这样就很好了。”莹草认真道。


青行灯打了个哈欠,“我接到桃华的传讯了,先去休息了。你们也早些休息吧,恐怕从明天开始就要做好时刻被源大人召唤准备,不养精蓄锐可不成。”


“说的也是。”三尾狐也站了起来,“那我也告辞了,凛凛蝶。”


萤草站起来送两人出去,“晚安。”


  


ps1:沉迷FGO无法自拔,啊小次郎啊汪酱啊幼闪——

ps2:我已经两个星期没玩刀剑乱舞了_(:з」∠)_

ps3:虽然我觉得大家应该都看出来了,但还是说一下吧,并没有开车。

ps4:脑洞一秒八万字,现实800每小时……这是个悲伤的故事,而且还卡文_(:з」∠)_夭寿

ps5:你们猜什么时候才有下?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