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阳淼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5(上)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面对现实还是接着当鸵鸟,这是一个要命的选择#


加州清光现在就面临这种选择。


作为刀剑,当然是想要服从阴阳师的命令的;可是作为刚刚有了人形,并且微妙的拥有了羞耻心的付丧神……此时是不太想面对现实的_(:з」∠)_


毕竟刚刚那事……


真的是大写的羞耻。


他又忍不住去想,阴阳师是不是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故意的?


当然,他只敢在心里想想,并不敢真的问出口。


如果阴阳师知道他心里想什么的话,真的立即就能给出回复。


阴阳师他——就是故意的啊(笑)


早就说过,阴阳师真的是一个,有着特别恶趣味的人类。


所以,目前的气氛虽然有着难以言说的微妙的尴尬。


加州清光还是选择了现在这种状态,就是逃避可耻的状态。


但显然,逃避并没有什么卵用_(:з」∠)_


阴阳师还是保持的原来的动作,就等着付丧神睁开眼睛。


论脸皮,刚出生几天付丧神哪里比得上厚度堪比城墙拐角的阴阳师啊。


阴阳师就看着付丧神那长长的睫毛,颤了几下,就像蝴蝶伸展翅膀般,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多么美丽晶莹的红瞳啊。


阴阳师赞叹般,轻轻的吻在付丧神眼角。


他说:“明明是这么美丽的眼眸,为什么要隐藏起来呢?他人痴迷的目光,才是对这双眼睛最高的赞声啊。”


#今天的阴阳师也在撩#


作为被撩的对象,他简直把持不住。


“那、那个……源大人……”加州清光觉得自己头顶要冒蒸汽了_(:з」∠)_


阴阳师轻笑着拉开了和付丧神的距离,当然,这个拉开,仅限于脸。


毕竟现在两人的姿势,加州清光还被阴阳师揽在怀里呢。


阴阳师一拉开距离,至少不用近距离面对阴阳师之后,加州清光的理智回来了一丢丢。虽然现在这个姿势也还是有点危♂险,但至少没有了贞♂操危机,当然,加州清光本人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想到第二天毕竟还是有正事要去做,阴阳师也没有逗加州清光太过分。


逗弄一下愉悦心情。


阴阳师摆出了一副谈正经事情的表情,如果他放在加州清光脊背上的手没有动,就更有说服力了。


“阿清,你知道明天要做什么吗?”


加州清光才来多久啊,他当然不知道啊!不说他,就连寮内式神们也不太清楚阴阳师要做什么,也许只有整个寮的大管家阎魔才看出了点端倪。好歹,她是看着阴阳师长大的,哪怕不清楚他要干什么,可阴阳师的套路还是能摸出一点点的。


所谓阴阳师的套路就是:要么不搞事,要搞就搞大事。


和他妈一毛一样。


阎魔心累。


阴阳师说出了他的计划——


“阿清你们是付丧神。不论前因后果也不论是非对错,一言概之,你们是神明。审神者审神者,审判神?不要说笑了!”


“用人类的标准去衡量神明,这本身就是很可笑的事情。”


“神明的事情,应该由神明自己的体系来解决。作为后来者的人类,又是用什么标准来评判神明?神明和人类,作为完全不同的存在,如何能用同一种标准?人类的对错,对于神明来说不过是时间长河中细小的水花。”


“能评判神明的存在,有。但那绝不是人类。”


“只有这自然,这天地,这宇宙才能评判。区区人类,就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所以,”阴阳师笑道,“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吗?”


加州清光干脆摇头,一脸懵逼。


阴阳师恨铁不成钢的弹了付丧神一个脑瓜崩儿。


“好痛!”加州清光捂着额头,委屈巴巴的说:“源大人~您再说的简单一点嘛~”


“唉……”看着加州清光那委屈的样子,阴阳师叹了口气,把加州清光捂着额头的手移开,凑上前:“弹的那么疼?我看看。”


阴阳师一靠近,加州清光脸上本来下去的红霞又飞了上来,他赶紧拉开了点距离,连声道:“没事了没事了,真的,真的。”


脸上的红霞却怎么也下不去。


本来,阴阳师是还想谈正事的,不过美色在前……


他的眸子暗了暗,稍延后一会儿,也没什么问题。


加州清光还在平复心情,一片阴影笼罩就在他眼前,他刚想抬头看看发生了什么,却被阴阳师先发制人,吻在了嘴角。


吻落下来的时候,加州清光的脸上还是一片茫然。


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眼前的脸是属于谁的。


是阴阳师啊。


好近啊,近到能数清阴阳师的睫毛。


那阴阳师离得这么近是在做什么?


哦,他……


加州清光:?!!!!




ps:关于最后这一下,就当做普通人类对于毛茸茸的喜爱就好(。还不是站cp的时候。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