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阳淼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5(下)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太久,阴阳师只是没忍住,单纯的吻了下加州清光的嘴角而已。


#没有黏黏糊糊的,没有,死心吧#


加州清光真的太可爱了啊,阴阳师在心里想,和那时候哭泣的妖狐,一样可爱。


#可爱,想日#


阴阳师欣赏了一会儿番茄色的加州清光,到底没有彻底被眼前的美色所迷惑,还记得他原本是和加州清光谈接下来的计划的。他直接的接回了原来的话题,“就如我所说,神明自有他们自己的体系,神明的事情本应由神明自己解决,人类插手审判神明才是越界。”


“既然我接手的是个所谓的‘暗黑本丸’,那么本丸内的神明状态想必很不乐观,邪气入体甚至神格堕落都是需要纳入考虑范围内的。不过有一点还算庆幸,你们毕竟只是真正的付丧神的分灵,如果真的无法挽回,只能消灭的话……倒也不用背上弑神的名头。”


加州清光脸瞬间就白了,“您是说……碎刀?”


“话虽是这么说……”阴阳师摸摸下巴,问道,“但那也得是到了彻底没有办法的时候才考虑。说起来,阿清,我有个疑问。你们是付丧神本体的分灵,如果你们的分灵所附体的符咒替身被破坏了的话,你们是直接消散于天地呢?还是回归本体呢?”


加州清光想了一下,摇头道:“我感觉应该是回归本体。可是我在被主人您灵力牵引现世之后,拥有的只有历史的记忆,其他分灵的完全没有。所以……我不太敢确定。”


阴阳师点了点头,和他猜测的很相似。有点像是隔壁英灵殿记事本的感觉,每一段分灵的记忆都会变成本体的一段经历,既隶属于本体又独立于本体。


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


“阿清,有件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加州清光:?


“我今天下午随手翻了翻时政那边提供的资料。在我之前,那座本丸经历了六任,三年内。平均下来,每一任不过半年。确切的说,前两任之后,超过三个月的都少。如果说,前两任是自作孽不可活,那么后面那几任……阿清你觉得是哪一方先动的手呢?”


加州清光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


“是付丧神这边先动的手吧。”


阴阳师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接着说:“时政那边最后收到的信息来看,那座本丸还剩下二十六振刀剑。按时政那边的说词来看,是请求我去‘退治’。想来这二十六振刀剑的状态……恐怕是,不怎么乐观。”


“在这种情况下遇见昔日同僚,靠语言沟通的可能性……应该不高。”


“阿清,你——会怎么办?”


“我……”付丧神心里一片茫然,选哪一边?付丧神?还是阴阳师?


阴阳师也不出声,就坐在那儿安静的等付丧神想出答案。


哪怕他并不在意付丧神的答案。


加州清光既然已经同他结契,那自然是没有第二种立场的,阴阳师问这个问题,不过是希望付丧神不要对那边本丸的付丧神报以太多的希望。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加州清光既然已经属于他了,那他自然是不希望付丧神伤心的。


#能避免一点是一点,谁的孩子谁心疼#


加州清光想了很久。


作为刀剑的过去,和作为付丧神的现在。


明明过去的时间要比现在的时间,占据的更多。


可是回想起来,却都是阴阳师,阴阳师,阴阳师,阴阳师,阴阳师……


同阴阳师相处不过两天。


不过两天。


却已经如烙印般,鲜明的刻印在了心里。


啊。已经知道答案了。


一直注意着付丧神的阴阳师,看见加州清光那双熠熠发光的红眸,笑了。


“你想明白了,就好。”


“时间也不早了,”阴阳师从温泉中起身,上岸穿好浴衣,又拿起一个巨大的浴巾,冲还在温泉里的加州清光说,“过来,我抱你回去。”


“诶?我、我自己能走的。”


“走什么走?这里就我身上这一套浴衣,难道你选择披着浴巾回去吗?会着凉的,乖,听话。”


的确如阴阳师所说,除了阴阳师身上那套睡衣和他手上的浴巾,这个温泉放置物品的地方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了。


#话说他被抱过来时身上的被子呢?#


阴阳师满意的看着面前的美人儿出浴。浴巾一抖,就把加州清光裹的严严实实的,打横一抱,稳稳地向寝居方向走。


边走边嘱咐了一下明天付丧神随他出门需要注意的事情。


“明天我要去都城拜访一下晴明公,需要早一点起来,身体没问题吗阿清?”


“诶?早起倒是没有问题……晴明公……难道是?”


“没错,就是那位历史上的传奇阴阳师——安倍晴明。”




ps:终于!终于要开新地图了!可以出寮浪啦!

*嗯……我在想一个问题,是不是,不求评论就没有留言_(:з」∠)_








评论(1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