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阳淼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7(上)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骚乱?”


安倍晴明微微挑眉,随即面色严肃了起来:“方便告知一下是什么程度的骚乱吗?”


阴阳师喝了一小口茶,他语调不疾不徐,声音平和:“大概是整个都城都能看见的那种吧。”


看见阴阳师这样,安倍晴明反而不担心了。他又拿起酒壶给自己的酒盏里添了些酒液,他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您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也没什么。”阴阳师放下了茶碗,刷的一声打开扇子,遮住自己下半张脸,安倍晴明只能看见一双弯弯的紫瞳,阴阳师道:“不过是从一个奇妙的组织那里接受了一个很有趣的委托罢了。因为太有趣了,我需要去高天原找些知情的探探口风。”


“哦呀?”因为之前的小酌,安倍晴明的眼角带了微微一抹薄红。带着那抹薄红,眯起了眼睛,就好像他已经醉了一般。


“很好奇?”阴阳师问。


“好奇当然是好奇的。”


“你不问我?”


“您想说当然会说的。”


“啊呀,你可真是狡猾啊。”


“哪里哪里。”


加州清光坐在阴阳师身后,看着含笑玩“你猜我说不说”和你猜我猜你说不说“的两个人,觉得……


#都那么大年纪了能不能成熟点?你们面前还有个刚出生三天的宝宝[手动再见]#


更何况,虽然两个人颜值都爆表,可是就这对着笑的样子,加州清光觉得不管是神秘满点的阴阳师还是有白狐传说的安倍晴明,看起来比妖狐都像狐狸_(:з」∠)_


阴阳师到底是年纪轻,也或许他本来就想告诉安倍晴明也未可知。


“他们自称来自未来。”


“未来?”安倍晴明来了兴趣,他放下了酒盏身体微微前弓,摆出了一副聆听的样子。


“可不是。”


“那您认为呢?”


“是与不是,总要自己去看过才知道。”阴阳师道,“但我也不喜欢打无准备的仗。虚实要探,自己也不能折里头啊。”


“所以您……”


阴阳师露出了羞涩的表情:“我毕竟涉世未深,见识不足。”


意思是他要找外援,去抱大腿了。


安倍晴明看着阴阳师,表情微妙。


他决定不为难自己,换个话题。


“关于您说的骚乱一事,能否告知个具体的时间?”


阴阳师想了一下,道:“顺利的话,今晚。不顺利的话,明晚。”


“既如此。”安倍晴明站起身来,“那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阴阳师表示理解,但还是调笑道:“我本以为能蹭上一顿午饭的。”


“我倒是有心留您,可是时间不等人啊。”安倍晴明说着眨了眨眼,“等到博雅带来香鱼的时候,我必定去邀请您。”


“那可就说定了。”阴阳师笑着回道。


临走前,天一还拿了些果子给阴阳师,她说,“这是我最近研究出来的新配方,殿下您带回去尝尝吧。”


阴阳师笑着收下了。


离开安倍晴明府邸后,阴阳师和加州清光再次走在京郊的小路上。


和清晨不同,太阳已经慢慢升起来了。阴阳师和加州清光穿的还是全套的狩衣,虽说二者都非常人,这种程度还不至于热的受不住,可就是感觉别别扭扭的,不太舒服。


而从安倍晴明的府邸到伏见稻荷神的神社,这其中还是有些距离的。一想到还要保持着这种别别扭扭的状态好一阵,阴阳师就特别不开心。他又是从来都不委屈自己的人,随手画了个传送门,就拉着加州清光传送到了稻荷神领地最外侧的结界处。


加州清光、加州清光并不想说话。他觉得自己只要记得审神者无所不能就行了_(:з」∠)_


阴阳师和加州清光一踏入结界,就看见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的小姑娘站在鸟居的柱子旁。见到阴阳师出现在结界内,她立马就哒哒哒的跑过来,仰着头望着阴阳师:“得知您要到来,宇迦大人早早就吩咐我来这里迎接您啦!”


阴阳师看着小女孩的面具想了一会,不确定的道:“你是……萤?”


小女孩表现的很高兴,她说,“您还记我?”


阴阳师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道:“你是总站在宇迦右面的小狐狸吧?”


“对的对的!”小女孩嘭的一声变成了个白色的小狐狸,她甩着毛绒绒的大尾巴,一蹦一跳的给阴阳师带路,“为了迎接您的到来,宇迦大人可是精心准备了好多好多料理呢!”


“啊呀,这可真是及时雨。”


“那您可一定要多多品尝啊!对于您的到来,宇迦大人真的非常高兴!”


“哈哈哈,会的会的。”


加州清光跟在阴阳师身后,整振刀都是木的。


安倍晴明叫阴阳师殿下,还可以解释为阴阳师是皇族宗室。可是连稻荷神中的主神——宇迦之御魂神的神使都称阴阳师为殿下的话,那阴阳师的身份该是多么恐怖啊。


加州清光不禁动摇了起来。


既非名家锻造也非传世之宝。像他这样在时政一抓一大把的刀剑付丧神,真的有资格站在阴阳师身边吗?


阴阳师就好像身后长了眼睛一样,嘴上还和小狐狸聊天,右手却牢牢地抓住了,不知什么时候退到他身后的加州清光的手,牵着他的手让他和自己并排行走。


趁着小狐狸蹦着带路没注意身后的时候,阴阳师低头凑了过去,说话间温热的气息轻轻的拂过加州清光耳廓,阴阳师呢喃道:“你露出那样表情,我是会心疼的。”



========

ps:我的各种设定终于要开始一一的往外写啦!【撒花】

清光突然低落是因为安倍晴明和神使都称阴阳师为【殿下】。有时候看见一些翻译里将【殿(どの)】翻译为【殿下】,虽然不严谨的说,翻译成殿下也没什么问题_(:3 」∠)_但是这里我提到是因为按照我的设想里,安倍晴明和稻荷神使称呼阴阳师用的是【殿下(でんか)】这个发音,这个单词的意思就独属于皇室等的身份敬称了。

就是稍稍的,给阴阳师的身份揭开点小缝缝(*'ω'*)



吃枣药丸·番外1

吃枣药丸的番外。

关于阴阳师的经济状况。

本来我只想写个大概不到二百字的小段子,为什么写了这么长——



【铁鼠】


铁鼠来的时候,是六月的一个雨天。


六月的天就像小孩子的脸,刚刚还晴着,这一会可能就下起了雨。


那天也是一样的天气。


绵绵的细雨把庭院里茉莉的花瓣都打透明了,走廊的屋檐上,红叶亲手做的晴天娃娃被带着细雨的微风吹得一荡一荡的。


那时候阴阳师的式神也不多,每天也没有什么特定的事情要做,颇有些混吃等死的米虫感觉。


阴阳师就坐在屋内,捧着一杯热茶,一边听着坐在他身边童女咔嚓咔嚓的啃仙贝的声音一边欣赏雨景。


童女啃着啃着就停了下来。


阴阳师也就随口问她为什么不吃了。


童女恋恋不舍的看了会儿仙贝,回答道:“哥哥说寮里最近比较困难,我要忍一忍。”


阴阳师:???


童女却误会了阴阳师的意思,她好声好气的安慰道:“放心吧源大人,亚纪不吃仙贝也没关系的!还有金平糖!都留给您!”


阴阳师:宝贝儿你是啥意思?咱们寮缺钱到这种程度了吗?


童女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倒也不至于啦。听哥哥说钱还是有不少的,不过这样坐吃山空的话,怎么也要精打细算啊……”


阴阳师坐不住了。


虽然从各种意义上阴阳师都很有钱,哪怕式神们放开了浪也能浪个百八十年。但童女说的也对,坐吃山空是要不得的。


经济问题嘛,无非就是开源节流。


节流是要不得的。寮的每个式神都是阴阳师的心肝肝,他自己逗弄逗弄有时候还担心式神们玻璃心呢,真让式神们吃苦阴阳师哪里肯干。


不能节流那就只能开源了。可纵观寮内上下,这些式神没有一个是经济头脑特别的突出的。


判官?判官行政类的倒是没有问题,他一个就能顶一个加强连。可是碰上财政金融类的问题,他也坐蜡。


怎么办呢……


惠比寿给了阴阳师建议,他说,您可以去现世找个人为您打理财产呀。有他这个七福神中主管商业的神明分身坐镇,绝对稳赚不赔。


阴阳师觉得这是个好方法,但还是那个问题,人选怎么办呢?


擅长收集妖怪故事(八卦小能手)的青行灯给阴阳师提了个人……妖选。


铁鼠。


青行灯说铁鼠本来是个居住在寺院的小和尚,后来因为和一个想要强占寺院的富豪起了冲突,被权贵逼死。蒙寺院里的小老鼠搭救,报复了回去。虽然他不再是人身,但起码还算是活着。后来他因为和这些小老鼠在一起,渐渐也变得和小老鼠们相像了起来。平日里下山化化缘,赚些黑心商人钱,也算逍遥自在。


阴阳师觉得这个人选可靠。可问题是……寮里没这号人物_(:з」∠)_


青行灯摸出一叠残破的符纸,她说,为了避免您一不小心再招到几个大妖怪,还是用厕纸(删除)破碎的吧。


阴阳师尴尬的笑了笑,运气好怪他咯?


盗墓小鬼、盗墓小鬼、盗墓小鬼、盗墓小鬼、盗墓小鬼。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再来。


灯笼鬼、灯笼鬼、灯笼鬼、灯笼鬼、灯笼鬼。


空气都要凝结了。


阴阳师……阴阳师不想尝试第三回了。他从袖子里抽出一个蓝色的符纸,随手画了个圆。


据当时在场的不透露姓名的某青行灯说,那一瞬间召唤阵金光大盛,阴阳师的眼里好像放出了金色的光芒。


在光芒的照耀下,四星铁鼠的身姿看起来特别伟岸!


然后就是最重要的一项。


取名字。


当时听见铁鼠召唤台词的阴阳师,脸上的表情特别一言难尽。


#出场就借钱,我没你这种老铁#


本来阴阳师想给铁鼠取名叫钱多多这种寓意很好的名字,然而被寮内全票否决了 。


最后铁鼠的名字是贾玲。


阴阳师振振有词的说,直接说銭(ぜに)多不文雅啊,咱们来谐音一下。


签完契约知道自己得到这么一个名字的铁鼠的表情,比之前阴阳师的表情还一言难尽。


#叫钱不好听,谐音就好听了?#


#我家阴阳师大人是不是脑子有洞?#


阴阳师之前敢说寮里面式神放开了浪,存金也够大家浪个百八十年的绝不是夸大。拥有收集癖的阴阳师所拥有的财产可是非常可观的。于是铁鼠向阴阳师提议在给他多找几个兄弟帮把手。


本着#不能我一个妖#的状态,铁鼠向阴阳师进言,这些兄弟的名字他能不能提一些参考意见呢?


眼见着经济危机即将化解,阴阳师心情很是明媚,大手一挥,没问题。


接下来的铁鼠二号三号和四号分别就叫做——


贾叮。贾当。贾○梦。


【蜡烛】。


再再后来,某个爱好炒股期货的短刀对他们报以了深切的同情。


然后因为笑的太过,被禁止了一个月的炒股经费_(:з」∠)_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6(下)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不要担心阿清,过来吧。”


加州清光战战兢兢的坐下了。


他坐下之后才发现,这个位置的视野——超好_(:з」∠)_正好是能将殿下排列坐着的式神们全部纳入视线范围内状态。刚刚在跟在妖狐后面的时候还因为分神没注意,现在他坐下来之后仔细看才发现,殿下坐着的式神们真的是齐刷刷的一片。


本来除了个别的几位神明鬼子,其他的式神大部分都是兽类精怪为原型的妖怪,平常虽然以人形为主,可是身体上还是有那么一些非人的地方,比如额头的角啊,还有一些原型是兽类的妖怪们,还保留有兽身的耳朵尾巴什么的。所以坐在这里哪怕是统一了服装,看起来应该也是乱糟糟的。


但是现在望下去,所有的式神,除了发色看上去还有些奇怪颜色以外,完全就是人类的样子!原本带他过来的妖狐现在也是完全一副人类的姿态,刚刚带路的时候他身后明明还垂着那毛绒绒的大尾巴的!


“阎魔。”阴阳师唤道。


“在。”阎魔的座位是女性式神席位中领头的位置,这也说明了她作为寮内大总管的地位。她行至殿内正中的位置,伏身行礼,口中道:“谨听谕令。”


加州清光差点没认出来她,没有了标志性的孽云,头上两只很明显的角也不见了。原本盘起的头发也都散落开来,全部向后梳起用檀纸束上。头戴金冠,身披千早,和她原本的形象大相径庭。


“之前应该有和你交代过,此次出行不仅仅是去拜访晴明公,我还将去伏见同宇迦借道前往高天原。此去短则一旬长则一月,寮内大小事务就拜托你了。”


“遵命!”再次行礼后,阎魔起身退回原位坐下。


阴阳师环视一周后道:“稍后除了与我一同拜访晴明公的阿清以外,还有几位需要待命。”


“苍(妖狐)、美夜子(三尾狐)、守(犬神)、弥生(姑获鸟)、舞衣(骨女)、信(青坊主)、竹千代(万年竹)、镜(白狼)。”


八名式神离席行至殿内正中,排成两列,伏身行礼,齐声道:“恭请谕令。”


“在拜访晴明公之后,我将前往伏见。届时我会在稻荷神那里开启通道,你们随我一同前往高天原。”


“遵命!”


————————————


直到和阴阳师走在京都郊外的路上,加州清光都还是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


这不能怪他啊!


高天原!那可是高天原啊!


高天原虽号称是八百万神明的居所,但并不是什么神明都可居住的。比如国津神比如祸津神,再比如九十九神。作为九十九神之一——刀剑付丧神的他们,自然不是天津神一脉。


所以,他真的很激动很好奇啊!


能轻易前往高天原,审神者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阴阳师当然知道加州清光心不在焉的原因,他就在等着加州清光什么时候忍不住来问他。不过就算问了嘛……现在也是不会说的。


嗯,还不是时候。


安倍晴明的宅邸位于土御门小路以北、西油院大路以东。


阴阳师每次来都觉得,在一个基本没被工业污染的时代,追求如此自然风格庭院的安倍晴明……其实就是懒得去修整吧_(:з」∠)_


真的追求自然的话,出门不就能看见了吗?


反正,阴阳师是如何都欣赏不来的。


宅邸的大门没关,门户大敞。如果是往常的话,往里头探望就能看见里面生机勃勃的庭院。而今日,敞开的大门边上竟然还站着一位有着金色长发,身着紫藤色宫装的丽人。


阴阳师上前打招呼,“好久不见啊,天一 。”


天一来到阴阳师面前,微微颔首行礼:“的确许久未见了。晴明大人估算您快到了,命我出来迎接您。”


“这可真是麻烦你了。哦,对了。”阴阳师将手中提着的盒子递给天一,“这是桃华她们做的特制点心,很好吃哟。”


天一笑着接过,“真是谢谢她们了。啊呀,我站在这里和您寒暄真是太不成样子了,请快进来吧。”


加州清光跟在阴阳师身后,小心的向四周望着。安倍晴明这个名字在他所锻造的时代已经非常久远了,因为时间过于久远,又为这个名字蒙上了更多的神秘色彩。


安倍晴明靠坐在廊柱那里,还不是正常的盘腿坐着,而是一只腿支起来的状态,手里还拿着一个有着金色梅花浮绘的酒盏。


加州清光看见的就是这副景象。


安倍晴明这形象可以说是非常不羁了。


见到阴阳师进来,也没起身,只是端着酒盏向阴阳师示意。


阴阳师也并不在意,只是招呼加州清光随意坐下,又自己动手倒了两杯茶。


安倍晴明放下酒盏,问道:“殿下此次前来,有何要事啊?”


阴阳师笑了笑:“要事,倒也算不上。不过是今晚我在伏见那边有点动作,动静可能不太小。麻烦你去通知一下京内,不要造成骚乱。”




==========

ps:

1.关于式神的名字:在我的设定里,式神只有拥有了阴阳师给他们起的名字,并且等级升级到四星及以上才会拥有自己的人格。不然就是想Siri这种人工智能一样,只有低级的神智。

2.寮内所有的日常工作,比如打扫洗衣做饭等等,都是由传统意义上的式神去做的。比如说阴阳师游戏界面里面天天扫地的小纸人们。给加州清光端洗漱用具的也是纸人式神中的一种,不过看起来好看而已。

3.因为阴阳师不是普通的阴阳师,所以寮内的式神也不是普通的式神。大部分式神都是有着完全化为人身的能力,不完全变成人形,不过是因为式神自己喜欢和阴阳师有人外癖

4.这里面的安倍晴明角色形象混合了网易阴阳师、《少年阴阳师》和《阴阳师》原著。哪个都不是,但是哪个都有一点_(:з」∠)_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6(上)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回到寝居后,加州清光很快就睡下了。


毕竟是经历了那么激励的灵力灌输,筋疲力尽也是在所难免的,更何况阴阳师为了让他舒缓还特意带他去了温泉。


本来就被大量消耗的体力,这下子就更所剩无几了。


结果自然就是现在这样,感觉就算是雷劈到加州清光身边都没法把他叫醒了呢_(:3 」∠)_


和早早进入梦乡的付丧神不一样,阴阳师还清醒得很。虽然按照常理来说,进行了那种强度的灵力输出之后,阴阳师也该躺平当咸鱼了。


可阴阳师是普通的阴阳师吗?


他当然不是普通的阴阳师,这种程度的灵力输出对于他来说,简直和普通人喝一口水一样简单。


他甚至还有闲心像是母亲哄孩子睡觉一样姿势,轻轻地一下一下的拍着加州清光。


阴阳师没有睡觉,他在想事情。


阴阳师虽然和加州清光说过关于那个本丸的付丧神,也让加州清光和那边的付丧神划清了界限,可是到底该怎么对那边的付丧神,阴阳师其实也很苦恼。他不是个多么细致的人,也不是多么温柔的人,如果让他去温柔抚慰感化那些刀剑付丧神那基本是不可能的。可要让他用暴力手段去退治的话,恐怕那个本丸就什么也不剩了。别的不说,阴阳师对自己的破坏力还是很有认知的。


身体的伤痛怎么都能治愈,麻烦的是不流于表面的,内心的伤痕。


除非彻底摧毁记忆,让那些付丧神重新变成白纸,不然……


可惜阴阳师没那么丧病,这个方法他还用不出来。


翌日清晨。


加州清光坐在被褥里,顶着一头乱毛,一脸懵逼。


#我是不是还没醒#


阴阳师的被褥早早就收拾好了,现在正抬着双手,站在那里由着桃花妖帮他整理好装束。


看着懵逼脸的加州清光阴阳师不免失笑,他开口道:“我昨天不是说过今日去拜访晴明公吗?你往常的衣服虽然很可爱,但是在这个时代出门的话,你的服装还是过于……前卫了。正好你的日常服装也做好了,这次就穿这套和我一起出门吧。”


加州清光还是没太能搞清楚是个什么状态。反倒是坐在一边的的妖狐先不耐烦了,他用扇子点了点身边叠好的衣服,“还在发什么呆啊?快一点。”


“啊?是!”加州清光赶紧爬起来,正打算去洗漱时,一队穿着若竹色小袖的侍女,端着清水和洗漱用具鱼贯而入。她们一个个跪坐在加州清光身前,举起了手里的东西:“阿清大人,请。”


从没见识过这种场面的加州清光再次一脸懵逼。


或者说,从他早上清醒到现在一直都处于#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的状态。


这时桃花妖也整理好了阴阳师的衣服,她温声道:“这些孩子都是源大人制作的生活类式神,用来照顾我们生活起居的,不需要害怕的。”


加州清光:我只是没有被这样的照顾过啊?!你们平时都不自己穿衣服洗漱吗???


心神不守之下,加州清光没发现这句话他说出了声。


妖狐嗤笑一声,“难不成你以为我们会自己洗衣服做饭吗?怎么可能。”


#主要是我们也不会做啊_(:з」∠)_#


阴阳师走过来,摸了摸加州清光的头发,“不习惯吗?那让她们放下东西,你自己来也可以,不过要留两个在这里,我给你准备的是狩衣,一个人穿起来还是有些麻烦的。我先去大殿了,你准备好也快点过来吧。苍会在这里陪着你的。”


加州清光(尔康手):等等啊?审神者大人您确定我不会被这个狐狸吃了吗Σ( ° △ °|||)︴


阴阳师挥一挥衣袖,带着桃花妖就离开了。


徒留整振刀都不好了的加州清光。


不过妖狐倒是没怎么为难他,这和加州清光刚来那天又不一样,如果现在他针对付丧神,付丧神又出问题的话,那不是给阴阳师添麻烦吗?他只是再次提醒了加州清光一次,“既然你不需要她们帮忙的话,那你自己能快一点吗?”


“啊,好的。”


妖狐坐在那里无聊的玩着扇子,加州清光的这套狩衣的尺寸,是他前一天晚上目测出来后,交给纸片式神们赶着做出来的。


至于整体效果嘛。


妖狐看着站在他身前的加州清光,略一挑眉,看起来还不错嘛。他站起身,“跟着我来。”


加州清光到了大殿之后再一次被吓到了。


殿内的式神分男左女右坐好,所有女性的式神都是白衣绯袴头束檀纸,而男性式神都是和他一样的外白内蓝的狩衣。


视觉效果,很震撼。


进入大殿之后,妖狐就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了。加州清光也没参加过这种,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正手足无措呢,阴阳师出声了。


“阿清,到我身边来。”


加州清光小心的穿过人群,才发现阴阳师是坐在高一阶的榻榻米上,在榻榻米台子的右下方,有一个单独的位置。


#我坐那里真的好吗?!我觉得我背后的目光都很恐怖啊?#


---------------------------------------

ps:决定放飞自我。写一个纯真直率吃花瓣喝露水的阴阳师(x。

服务性式神必须有,港道理,寮里妖怪神明辣么多,一天三餐要做多少饭啊😂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5(下)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太久,阴阳师只是没忍住,单纯的吻了下加州清光的嘴角而已。


#没有黏黏糊糊的,没有,死心吧#


加州清光真的太可爱了啊,阴阳师在心里想,和那时候哭泣的妖狐,一样可爱。


#可爱,想日#


阴阳师欣赏了一会儿番茄色的加州清光,到底没有彻底被眼前的美色所迷惑,还记得他原本是和加州清光谈接下来的计划的。他直接的接回了原来的话题,“就如我所说,神明自有他们自己的体系,神明的事情本应由神明自己解决,人类插手审判神明才是越界。”


“既然我接手的是个所谓的‘暗黑本丸’,那么本丸内的神明状态想必很不乐观,邪气入体甚至神格堕落都是需要纳入考虑范围内的。不过有一点还算庆幸,你们毕竟只是真正的付丧神的分灵,如果真的无法挽回,只能消灭的话……倒也不用背上弑神的名头。”


加州清光脸瞬间就白了,“您是说……碎刀?”


“话虽是这么说……”阴阳师摸摸下巴,问道,“但那也得是到了彻底没有办法的时候才考虑。说起来,阿清,我有个疑问。你们是付丧神本体的分灵,如果你们的分灵所附体的符咒替身被破坏了的话,你们是直接消散于天地呢?还是回归本体呢?”


加州清光想了一下,摇头道:“我感觉应该是回归本体。可是我在被主人您灵力牵引现世之后,拥有的只有历史的记忆,其他分灵的完全没有。所以……我不太敢确定。”


阴阳师点了点头,和他猜测的很相似。有点像是隔壁英灵殿记事本的感觉,每一段分灵的记忆都会变成本体的一段经历,既隶属于本体又独立于本体。


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


“阿清,有件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加州清光:?


“我今天下午随手翻了翻时政那边提供的资料。在我之前,那座本丸经历了六任,三年内。平均下来,每一任不过半年。确切的说,前两任之后,超过三个月的都少。如果说,前两任是自作孽不可活,那么后面那几任……阿清你觉得是哪一方先动的手呢?”


加州清光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


“是付丧神这边先动的手吧。”


阴阳师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接着说:“时政那边最后收到的信息来看,那座本丸还剩下二十六振刀剑。按时政那边的说词来看,是请求我去‘退治’。想来这二十六振刀剑的状态……恐怕是,不怎么乐观。”


“在这种情况下遇见昔日同僚,靠语言沟通的可能性……应该不高。”


“阿清,你——会怎么办?”


“我……”付丧神心里一片茫然,选哪一边?付丧神?还是阴阳师?


阴阳师也不出声,就坐在那儿安静的等付丧神想出答案。


哪怕他并不在意付丧神的答案。


加州清光既然已经同他结契,那自然是没有第二种立场的,阴阳师问这个问题,不过是希望付丧神不要对那边本丸的付丧神报以太多的希望。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加州清光既然已经属于他了,那他自然是不希望付丧神伤心的。


#能避免一点是一点,谁的孩子谁心疼#


加州清光想了很久。


作为刀剑的过去,和作为付丧神的现在。


明明过去的时间要比现在的时间,占据的更多。


可是回想起来,却都是阴阳师,阴阳师,阴阳师,阴阳师,阴阳师……


同阴阳师相处不过两天。


不过两天。


却已经如烙印般,鲜明的刻印在了心里。


啊。已经知道答案了。


一直注意着付丧神的阴阳师,看见加州清光那双熠熠发光的红眸,笑了。


“你想明白了,就好。”


“时间也不早了,”阴阳师从温泉中起身,上岸穿好浴衣,又拿起一个巨大的浴巾,冲还在温泉里的加州清光说,“过来,我抱你回去。”


“诶?我、我自己能走的。”


“走什么走?这里就我身上这一套浴衣,难道你选择披着浴巾回去吗?会着凉的,乖,听话。”


的确如阴阳师所说,除了阴阳师身上那套睡衣和他手上的浴巾,这个温泉放置物品的地方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了。


#话说他被抱过来时身上的被子呢?#


阴阳师满意的看着面前的美人儿出浴。浴巾一抖,就把加州清光裹的严严实实的,打横一抱,稳稳地向寝居方向走。


边走边嘱咐了一下明天付丧神随他出门需要注意的事情。


“明天我要去都城拜访一下晴明公,需要早一点起来,身体没问题吗阿清?”


“诶?早起倒是没有问题……晴明公……难道是?”


“没错,就是那位历史上的传奇阴阳师——安倍晴明。”




ps:终于!终于要开新地图了!可以出寮浪啦!

*嗯……我在想一个问题,是不是,不求评论就没有留言_(:з」∠)_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5(上)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面对现实还是接着当鸵鸟,这是一个要命的选择#


加州清光现在就面临这种选择。


作为刀剑,当然是想要服从阴阳师的命令的;可是作为刚刚有了人形,并且微妙的拥有了羞耻心的付丧神……此时是不太想面对现实的_(:з」∠)_


毕竟刚刚那事……


真的是大写的羞耻。


他又忍不住去想,阴阳师是不是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故意的?


当然,他只敢在心里想想,并不敢真的问出口。


如果阴阳师知道他心里想什么的话,真的立即就能给出回复。


阴阳师他——就是故意的啊(笑)


早就说过,阴阳师真的是一个,有着特别恶趣味的人类。


所以,目前的气氛虽然有着难以言说的微妙的尴尬。


加州清光还是选择了现在这种状态,就是逃避可耻的状态。


但显然,逃避并没有什么卵用_(:з」∠)_


阴阳师还是保持的原来的动作,就等着付丧神睁开眼睛。


论脸皮,刚出生几天付丧神哪里比得上厚度堪比城墙拐角的阴阳师啊。


阴阳师就看着付丧神那长长的睫毛,颤了几下,就像蝴蝶伸展翅膀般,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多么美丽晶莹的红瞳啊。


阴阳师赞叹般,轻轻的吻在付丧神眼角。


他说:“明明是这么美丽的眼眸,为什么要隐藏起来呢?他人痴迷的目光,才是对这双眼睛最高的赞声啊。”


#今天的阴阳师也在撩#


作为被撩的对象,他简直把持不住。


“那、那个……源大人……”加州清光觉得自己头顶要冒蒸汽了_(:з」∠)_


阴阳师轻笑着拉开了和付丧神的距离,当然,这个拉开,仅限于脸。


毕竟现在两人的姿势,加州清光还被阴阳师揽在怀里呢。


阴阳师一拉开距离,至少不用近距离面对阴阳师之后,加州清光的理智回来了一丢丢。虽然现在这个姿势也还是有点危♂险,但至少没有了贞♂操危机,当然,加州清光本人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想到第二天毕竟还是有正事要去做,阴阳师也没有逗加州清光太过分。


逗弄一下愉悦心情。


阴阳师摆出了一副谈正经事情的表情,如果他放在加州清光脊背上的手没有动,就更有说服力了。


“阿清,你知道明天要做什么吗?”


加州清光才来多久啊,他当然不知道啊!不说他,就连寮内式神们也不太清楚阴阳师要做什么,也许只有整个寮的大管家阎魔才看出了点端倪。好歹,她是看着阴阳师长大的,哪怕不清楚他要干什么,可阴阳师的套路还是能摸出一点点的。


所谓阴阳师的套路就是:要么不搞事,要搞就搞大事。


和他妈一毛一样。


阎魔心累。


阴阳师说出了他的计划——


“阿清你们是付丧神。不论前因后果也不论是非对错,一言概之,你们是神明。审神者审神者,审判神?不要说笑了!”


“用人类的标准去衡量神明,这本身就是很可笑的事情。”


“神明的事情,应该由神明自己的体系来解决。作为后来者的人类,又是用什么标准来评判神明?神明和人类,作为完全不同的存在,如何能用同一种标准?人类的对错,对于神明来说不过是时间长河中细小的水花。”


“能评判神明的存在,有。但那绝不是人类。”


“只有这自然,这天地,这宇宙才能评判。区区人类,就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所以,”阴阳师笑道,“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吗?”


加州清光干脆摇头,一脸懵逼。


阴阳师恨铁不成钢的弹了付丧神一个脑瓜崩儿。


“好痛!”加州清光捂着额头,委屈巴巴的说:“源大人~您再说的简单一点嘛~”


“唉……”看着加州清光那委屈的样子,阴阳师叹了口气,把加州清光捂着额头的手移开,凑上前:“弹的那么疼?我看看。”


阴阳师一靠近,加州清光脸上本来下去的红霞又飞了上来,他赶紧拉开了点距离,连声道:“没事了没事了,真的,真的。”


脸上的红霞却怎么也下不去。


本来,阴阳师是还想谈正事的,不过美色在前……


他的眸子暗了暗,稍延后一会儿,也没什么问题。


加州清光还在平复心情,一片阴影笼罩就在他眼前,他刚想抬头看看发生了什么,却被阴阳师先发制人,吻在了嘴角。


吻落下来的时候,加州清光的脸上还是一片茫然。


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眼前的脸是属于谁的。


是阴阳师啊。


好近啊,近到能数清阴阳师的睫毛。


那阴阳师离得这么近是在做什么?


哦,他……


加州清光:?!!!!




ps:关于最后这一下,就当做普通人类对于毛茸茸的喜爱就好(。还不是站cp的时候。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4(下)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阴阳师抱着已经昏睡过去的加州清光离开了寝居,去了位于寮后面的温泉。阴阳师一路上步子都走的稳稳地,那轻松的状态,一点都看不出他怀里还抱着一个人。


因为阴阳师式神持有数不低,为了给每个式神都能拥有一定的私人空间,这个阴阳寮的占地面积很是可观。所幸阴阳寮是建立在空间的夹缝中,不然这可以和京都御苑相比拟的占地面积,早就该让御所内的天皇惴惴不安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从阴阳师的寝居到温泉所在的地方,是有相·当一段距离的。就算加州清光身为付丧神,并不像人类那样拥有不可说的重量,可这么长的一段路程,阴阳师的步伐却没有一点的凌乱和改变,全程都稳稳地抱着加州清光。


要知道,阴阳师再怎么说,也是有一种文职类刻板印象的职业,给人的印象也多是风雅羸弱。


由此看来,阴阳师的体力,就很让人心惊了。


阴阳师的怀里的加州清光,一直是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周身都充斥着阴阳师的气息,这让刚刚接受了阴阳师大量灵力的付丧神感觉很舒服。


在晚上接收灵力之前,阴阳师就和他说过,现在的他很弱,如果给他时间让他慢慢成长的话,也许未来能突破付丧神的限制,成为高天原的一员也说不定。可是现在,对于就快要接手暗黑本丸的阴阳师来说,时间是最缺少的,阴阳师没有时间让他慢慢成长。


阴阳师并不清楚他们这些刀剑的付丧神是如何成长的,可式神是如何培育的,阴阳师很清楚。在阴阳师看来,两者的培养方法可能各异,但据阴阳师对他和加州清光契约的解析,付丧神和式神成长所需要的东西算是殊途同归。


式神的培养一般分为两种方式,一种是阴阳师在提供契约的同时,用一种高灵力聚(da)合(mo)体来给式神做食粮,加速式神的成长;一种是在契约咒文中添加一个双向的灵力通道,式神通过长时间陪伴阴阳师左右,阴阳师将精纯的灵力缓慢的渡到式神身上,这样成长起来的式神,不仅和阴阳师有着很高的配合度,一旦阴阳师出现意外,式神甚至可以依靠灵力的感觉寻找阴阳师的转世。


大部分阴阳师选择的都是第一种方法,不是说大部分阴阳师不希望和自己的式神有更深的羁绊,只是由于第二种方法的要求太高了。如果用第二种方法,首先,式神短时间内无法成为可用战斗力;其次,阴阳师大部分为人类,人类受寿命限制,很可能终其一生,也没法见证一个妖怪成年;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一个两个式神还好,如果式神太多的话……不是每一个阴阳师都有可以提供强力式神所需要的庞大灵力的。


阴阳师培养式神的方法是第二种。


而想要付丧神快速的成为战斗力,第一种方法更为便利。


可是阴阳师他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他不喜欢随意的改变自己的定式。


所以,阴阳师在晚饭后,就把付丧神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决定对第二种方法进行应用改良。


原本的方法,属于细水长流,而现在的方法,就比较粗暴了。


由阴阳师操作,直接将高强度的灵力直接注入付丧神身体内,让付丧神快速的习惯这股力量。


当然了,这种粗暴的操作,不良反应肯定是有的。阴阳师也同加州清光说明了这一点。


加州清光虽然也很怕痛,但是,这可是阴阳师对他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如果连这个要求都达不到,那么他还有什么资格站在阴阳师身边呢?


唯一让加州清光没料到的是,虽然一开始灵力注入是有痛苦,可是后来……


那种整个身子被灵力洗涤的感觉,渐渐地由不适,变得又酥,又麻……


在阴阳师最后一下高强度灵力注入的时候他甚至——


加州清光在碰到温泉水的时候就醒了。


但是他不敢睁开眼,他不知道怎么面对阴阳师才好。


他只能紧闭着眼,装作自己还没醒。


他这点小把戏怎么可能瞒得过阴阳师,那乱动的眼珠早就暴露了好吗。不过阴阳师不在意这点小事,嗯……看着紧闭双眼不敢面对现实,但是绯红的双颊早已暴露一切的美人儿当鸵鸟的样子,不是也挺有趣的嘛。


阴阳师也脱下衣服进了温泉。


为了防止付丧神坐不稳沉进水里,阴阳师揽着付丧神,让付丧神靠在他身上。


当然,逗弄一下是少不了的。


阴阳师稍稍偏了下头,温热的吐息拂过付丧神耳边,让他的耳朵瞬间染上了红霞。


阴阳师轻笑了一下,说:“我知道你醒了哦,阿清。”




ps:阴阳师知道大量注入灵力的时候,接受方会出现什么状态,他故意的。

pps:灵力注入身体的感觉宛如性♂高♂潮。所以加州清光最后的状态是【哔——】了。

ppps:今天过去之前更新了啊。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4(上)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入夜。


白日的喧嚣渐渐沉寂,寮内大部分的式神都进入了休息状态,除了——


某些。女性。式神。


白狼紧张的拽了拽衣角:“那个……凛凛蝶,这么做真的没问题吗?”


萤草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她安慰白狼,“放心啦镜桑,我这个摄像头装的很隐秘啦。”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白狼的脸通红,“我、我是说,我们这么……偷窥源大人的夜生活……”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啊_(:з」∠)_


三尾狐轻笑着宽慰白狼,“镜桑,不要担心。”


“可、可是——”


青行灯拍了拍白狼的肩膀,“是啊,放心吧镜桑。而且……”


“以源大人对寮空间的掌控力——”


萤草接了下句,“——摄像头的存在源大人早就知道了。”


白狼:!!!


没想到源大人竟然是这样的源大人!


白狼忽然觉得监视器里的画面更难以直视了——


您到底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在明知道有摄像头的情况下还恶趣味的对一个男孩子做这种事情啊!!!


摄像头的另一边。


用蜡烛照明的室内光线明显不足,蜡烛的火苗因为气流的细微流动而闪烁。


加州清光趴在床褥上,身上没有穿衣服,上身就那么赤裸着暴露在空气中。他咬着被角,把脸埋在枕头里,手指将身下的床褥都抓的起了皱。


阴阳师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他细碎的呻吟。


昏黄的烛光照在他的背上,让他原本白皙的背部染上了蜜色的光彩。


早春夜晚的空气本是微凉的,可加州清光的背上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阴阳师的手指点在他身上的时候,他的身体向上弹了一下。手指从加州清光的颈部开始,沿着脊椎慢慢的向下移动,微微汗湿的脊背抚摸起来有一种温润的手感。


手指停留在加州清光的腰窝。


阴阳师感受着指下微微颤抖的身躯,轻笑着诱哄道:“就快好了,再忍忍。”


付丧神没有回话,只传出了几声暧昧不清的呻吟。


阴阳师不以为意,动作不停。


付丧神原本细碎的呻吟突然拔高,整个人的力气一下就卸了下去,只能听见剧烈的喘息。


阴阳师把原本盖在付丧神臀部的被子拉到他肩膀的位置,然后一个使力把加州清光裹紧抱了起来。


被公主抱的加州清光,用力的喘匀了气息,“源……源大人……”


“嘘——”阴阳师低头吻了吻加州清光的额头,笑道,“乖孩子,接受灵力很累了吧?先不要说话,歇一歇,我带你去泡一下温泉,不然明天你起不来的。”


加州清光也实在是累坏了,他点了点头,就闭上眼睛靠在阴阳师颈窝那回复体力了。


阴阳师撤去了四周的结界,桃花妖早就在门外等候了。


“新的寝具麻烦你了,桃。”


桃花妖笑着表示,这是她的职责之一,不算什么。


阴阳师笑了笑,在快要跨出门的时候才像想起什么似的,瞥了一眼屋内某个角落,然后对桃花妖道,“这么晚了,小孩子也该睡觉了。”


桃花妖笑道:“我会去传达的。”


“麻烦你了。”


“哪里。”


另一边。


白狼现在整只狼都很方。


特别是在阴阳师看向摄像头之后就更方不成圆了。


屋内的其他式神倒是都很淡定,萤草还有心情接着安慰白狼,“放心啦镜桑,这个摄像头已经装好久啦,源大人要是真的生气,现在摄像头怎么可能运转自如啦。安心安心。”


白狼觉得她一直可能认识的可能是假阴阳师。


#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阴阳师#


等等,以前……?


白狼艰难的发问,“凛凛蝶……以前……是指……?”


难道阴阳师这不是第一次掉节操了吗?!


三尾狐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道:“这是当然啦!第一次就是我那个笨蛋弟弟去夜袭啊!啊……对了,那时候镜桑你还没来呢。我跟你讲,苍他啊——”


白狼严肃认真的拒绝了新大门的打开,她道:“美夜子殿,时间不早了,我先去休息了,失礼了。”


然后她就快快的,快快的跑没影了。


三尾狐眨了眨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萤草道:“镜桑意外的纯情呢。”


萤草骄傲道:“正是因为这样,镜桑的弓箭才是那么耀眼啊 。”


“啊拉~”三尾狐有些意外,“我以为你……”


“镜桑现在这样就很好了。”莹草认真道。


青行灯打了个哈欠,“我接到桃华的传讯了,先去休息了。你们也早些休息吧,恐怕从明天开始就要做好时刻被源大人召唤准备,不养精蓄锐可不成。”


“说的也是。”三尾狐也站了起来,“那我也告辞了,凛凛蝶。”


萤草站起来送两人出去,“晚安。”


  


ps1:沉迷FGO无法自拔,啊小次郎啊汪酱啊幼闪——

ps2:我已经两个星期没玩刀剑乱舞了_(:з」∠)_

ps3:虽然我觉得大家应该都看出来了,但还是说一下吧,并没有开车。

ps4:脑洞一秒八万字,现实800每小时……这是个悲伤的故事,而且还卡文_(:з」∠)_夭寿

ps5:你们猜什么时候才有下?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3(下)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作为时之政府一份子的A先生,对于“神”这种存在,内心实际上是很矛盾的。


在他还是普通人的时候,他觉得“神”这种存在高不可攀,是需要仰望的存在。


在他成为时之政府之后,他觉得,“神”这种存在——


【也没什么嘛。】


毕竟这些“神灵”是倚靠人类的灵力才能出现于人世,没有人类提供灵力的话,和一件死物没有区别。这样的存在与其说是神灵,不如说是空有神灵名头的,人类的“仆从”罢了。随着和付丧神与审神者接触越多,A先生就越觉得“神”这种存在没有什么大不了。


然后A先生在阴阳师这里被打了脸。


“‘神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真是大胆的心声呢。”阴阳师的声音还是那样不紧不慢。


但是被捆绑着跪伏在庭院石子地上的A先生,全身已经被冷汗所浸湿了。


是他大意了。


明明课长和副科长有好好嘱咐过这位的危险性,他却因为阴阳师不过是个不存在于历史上的古人而大意了。现在更是被阴阳师抓住了对于神明不敬的马脚……不管怎么样,现在还不是放弃的时候,活下去回到时之政府才是最重要的。


坐在阴阳师右下方次席的鬼女红叶抬起手,浓蓝色的衣袖挡住了下半张脸,她曼声道:“您有什么想解释的吗?时之政府的A先生——三谷直弥先生。”


“!!!”A先生心神剧震。


阴阳师为什么会知道他的真名?是灌醉他之后才知道的还是在这之前?如果是之前的话,那么阴阳师是什么渠道得知的?对于时之政府的计划他们知道多少?一瞬间他心中无数个想法翻滚着,最终沉寂下来。


他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把得到的情报回报给政府。


打定主意的A先生——不对,是三谷直弥先生——更加谦恭的跪伏于地,他声音诚恳的道 ,“在下不过是个愚昧的凡人,对于超出我等无法理解的存在,总是会有一些愚蠢的臆想。想来我等囿于眼界的想法,在您看来不过是井蛙言海夏虫语冰。妄议神明确为大不敬之举,在下知己身罪无可恕,然……蜉蝣之躯朝生暮死,所见仅于眼前,如管中窥豹。基于如此……”


“请求大人,放小人一条生路。”


“你的意思是不知者不罪?”阴阳师笑了一下,“倒也不是不可以……关于昨天那份契约——”


“就按照大人的意思修改即可。”


“哎呀,这多不好意思。”阴阳师刷拉展开扇子,挡住上挑的唇角,“三谷先生,合作愉快。”


经过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之后,三谷直弥身心俱疲的离开了阴阳寮,回时之政府复命去了。


……


“您找我吗主人?”


“阿清你来了啊。”阴阳师冲着加州清光招招手,“来来来,快过来,看看这个。”


加州清光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快步走到阴阳师身边,坐了下来。


阴阳师笑着举起手中的东西,那是一个金色的球状体,半透明的晶体里还能看见有个蜷缩在里面的生物。


加州清光惊讶道,“这不是狐之助吗?为什么会在这里面?”


“阿清你对狐之助这个东西了解多少?”


“就是帮助审神者管理本丸的……吧?”加州清光不确定道。


“我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阴阳师颠了颠手里的圆球,“直到我发现它想要把资料传回时之政府。”


“有哪里不不对吗?”加州清光不解。


“有哪里不对?不对的地方大了。”阴阳师冷笑道,“随时随地的收集情报并且把情报输送回去……阿清,你知道木马吗?”


加州清光神色一凛,“您的意思是时之政府想对您不利吗?”


“这还没法确定,不过已经可以确定不是善意了。既然先出手了,那就不要怪我做的过分了。”


阴阳师猛地合上手里的扇子,冲门外喊道,“乐罗在吗。”


“在的哟~!”小小的山兔嗖的一声就出现在了门外,“您有什么吩咐吗?”


“最近几日我要出去,寮内日常任务停止,你们在寮内待命,明白了吗。”


“好的,我这就去通知大家!HOLAHOLA——”


“阿清,明天开始你随我出门拜访。”


“遵命。”


#刀剑乱舞x阴阳师#吃枣药丸(3)上

阅前预警:

1.男审神者。

2.私设多如牛毛。

3.主角苏炸。

4.肯定ooc。

5.想起来再说






你的加州清光对你说,你对他做什么都可以,你选择——

日了他。

一♂夜♂过♂去。


阴阳师是那么喜欢走套路的人吗?他不是!


所以,他又给了加州清光一个额头吻,然后就各进各的被窝了。


加州清光在进入被子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被撩完然后就……放置PLAY了吗……


阴阳师倒是毫无聊完就跑的负担,他沾被子就睡着了。


加州清光盯了好一会儿天花板,然后他也睡着了。


……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呢。


早上睁开眼睛的加州清光直接就进入到了哲学状态。


不是那种哲♂学。


首先,他昨天刚刚被召唤出来,而且没有进行任何合战场,也没有进行任何远征内番等活动。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刚刚他看自己属性的时候等级那里是LV60啊????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


不,这不是重点。


加州清光默默掀开被子。原本该睡在他旁边被褥里 的阴阳师,早就踢开了自己的被子,现在人钻到他这边,双手把他搂在怀里睡得正香。


审神者大人你说好的各睡各的呢?


因为加州清光的动作而清醒过来的阴阳师,先是下意识搂紧了付丧神,然后脸又在他颈窝那里蹭了蹭。


在付丧神一脸世界破碎三观重组这种神情的注视下,阴阳师把头从他颈窝李抬了起来,松开搂着他的手坐了起来。阴阳师拢了拢蹭开的睡衣衣襟,他笑道:“不好意思啊阿清,我的睡姿不怎么好呢。”


不,阴阳师大人,您这语气完全没有道歉的意思啊!


加州清光有点绝望,难道他以后的定位要变成吐槽役了吗。


在加州清光想要静静的思考人生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桃花妖的声音,“源大人您醒了吗?”


“已经醒了哟桃华~进来吧。”阴阳师笑眯眯的应道。


“那么,失礼了。”纸门被桃花妖拉开了,看着一脸懵逼表情的加州清光,她心中了然,看来这位新人是给阴阳师大人当了一晚上抱枕呢。


她跪在走廊上,对阴阳师躬身行礼,她说:“时之政府的人已经醒了,您要召见他吗?”


“嗯?不着急不着急,总之……”阴阳师想了一下,然后笑道,“装【哔——】要做全套嘛,今天还是穿狩衣好了。桃华,服装就拜托你啦。至于阿清……”


阴阳师回头看着还一脸懵逼不清楚现在是个什么状况的付丧神,揉了揉他的头发,笑着说,“阿清的等级应该提升了吧?一会吃完早饭你去和弥生练练手熟悉一下吧。”


加州清光:“诶?审神者大人您怎么知道——”我等级提升了?


阴阳师竖起食指点在唇上,笑而不语。


留下一头雾水的加州清光就和桃花妖离开了。


*未完

PS:没啥灵感和脑洞_(:з」∠)_